偽原創結果 與原文相似度:83.36%  

原內容

辛棄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字幼安,號稼軒,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(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)人。南宋豪放派詞人、將領,有“詞中之龍”之稱。與蘇軾合稱“蘇辛”,與李清照并稱“濟南二安”。

辛棄疾生于金國,少年抗金歸宋,曾任江西安撫使、福建安撫使等職。著有《美芹十論》與《九議》,條陳戰守之策。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,后被彈劾落職,退隱山居。開禧北伐前后,相繼被起用為紹興知府、鎮江知府、樞密都承旨等職。開禧三年(1207年),辛棄疾病逝,享年六十八歲。后追贈少師,謚號“忠敏”。

辛棄疾一生以恢復為志,以功業自許,可是命運多舛,備受排擠,壯志難酬。

辛棄疾不為人知的一面:在我們的印象中,著名愛國詞人辛棄疾是個“文能提筆安天下,武能上馬定乾坤”的人物,一是能寫詩,“想當年,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”,被譽為豪放派的鼻祖;二是能打仗,“壯歲旌旗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”。用現代的語言來說,他是武將之中寫詩最好的,也是詩人之中最能打仗的,是個“跨界”的雙料冠軍,以至清代文學評論家陳世焜驚呼:“真詞壇飛將軍也!”其實除了這些,辛棄疾還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。

擔負酷吏的惡名

淳熙八年冬天,辛棄疾由江西安撫使改任浙西提刑,還沒有走馬上任,就遭到了監察御史王藺的彈劾,“臺臣王藺,劾其用錢如泥沙,殺人如草芥”,意思是他用起錢來就像用泥沙,殺起人來就像割草。由此,辛棄疾有了酷吏的名聲,還沒來得及去上任,就被撤銷了一切職務。

辛棄疾給人留下冷酷的印象并不奇怪,他年輕的時候,在北方義軍中曾單人獨騎殺了偷盜義軍大印的和尚義端。后來,又有過率領五十騎突襲金營活捉叛徒張安國的壯舉,這足以證明他是一個敢于出手殺人的狠角色。但真實的情況又如何呢?

事實上,辛棄疾對普通老百姓寬厚,對下屬官吏嚴酷。他曾奉命平定南方的茶商叛亂,在給宋孝宗的報告《論盜賊札子》中,一針見血地指出:“田野之民,郡以聚斂害之,縣以科率害之,吏以取乞害之,豪民大姓以兼并害之,而又盜賊以剽殺攘奪害之。臣以謂,不去為盜,將安之呼,正謂是耳。”意思是說,這些種田的老百姓,州郡一級的官員用過度的征收賦稅來害他們;縣一級的官員呢,用征購各種名目的物資來害他們;底下的辦事人員用各種名義索、拿、卡、要來害他們;地主豪強用兼并田產來害他們;而盜賊又用搶劫和掠奪來害他們,老百姓不去當盜賊又能往哪里去呢?

辛棄疾認識到真正該嚴格管理的是各級官吏,而不是平民百姓。這成了他的執政理念和處理政務的出發點。據《真西山集》記載,辛棄疾“歷威嚴,輕以文法繩下,官吏惴栗,唯恐奉教條,不逮得遣”。就是說,他對底下的官吏非常威嚴,動不動就對手下進行法律追究,那些官員都嚇得心驚膽戰,生怕遵守教條不到位而被譴責。

相反,他對百姓卻非常寬厚、關心。樓鑰所著的《攻愧集》中說,“比居外臺,讞議從厚,閩人戶知之”。意思是辛棄疾在做福建提點刑獄時,給犯人判罪遵從的是寬厚的原則。這件事,福建人家家戶戶都知道。有一次,他派一個叫傅大聲的官員到下轄的一個縣里,去復審牢獄中的囚徒。傅大聲到了那個縣之后,經過仔細的審核,釋放了五十多個人,只留下十多人。這么多的案子被翻案,讓那個縣令臉上火辣辣的,于是拒絕招待傅大聲,連飯也不管了。辛棄疾聽說后,親自對這些案件進行審核,最后全部依照了傅大聲的處理意見。

辛棄疾所以被人污以酷吏的名聲,主要還是他不肯與當時的官場同流合污。在給皇帝的上書中,辛棄疾自己都說:“臣平生剛拙自信,年來不為眾人所容,顧恐言未脫口而禍不旋踵。”因為“剛拙自信”的性格,他敢說敢做,不愿意迎合別人,為了求得事業的成功,他可以不拘小節,更加不理會各種各樣的潛規則。于是,他和庸碌保守的南宋官場風氣之間的矛盾沖突就不可避免了。不過這一切放在今天,卻格外讓我們肅然起敬。

曾有拍馬的嫌疑

公元1203年,在家賦閑9年,已經年屆64歲的辛棄疾,突然接到了朝廷任命他為紹興知府兼浙東安撫使的通知,這讓他大感意外。欣喜之余,他揮毫寫了一首《六州歌頭》,其中寫道:“千載傳忠獻,兩定策,紀元勛。孫又子,方談笑,整乾坤。”正是這首詩,使辛棄疾留下了拍馬屁的嫌疑。

詩是寫給韓侂胄的。前三句“千載傳忠獻,兩定策,紀元勛”,歌頌的是韓侂胄的曾祖父、北宋名臣韓琦,他曾扶助英宗、神宗兩任皇帝登上皇位,立下了不朽功勛。后三句“孫又子,方談笑,整乾坤”,則直接稱贊韓侂胄,說他談笑之間,就整頓乾坤,把天下大事處理好了。韓侂胄何許人也,值得辛棄疾大拍馬屁?

韓侂胄是南宋寧宗時期最炙手可熱的權臣,此人靠與趙宋皇室之間的裙帶關系發家,走的是外戚路線。寧宗的曾祖母憲圣太后是韓侂胄的姨母,這位老太后雖在幕后,卻是當時的實力派人物。寧宗的皇后韓氏,是韓侂胄的侄女,“枕頭風”一向很硬。有了如此強硬的后臺,韓侂胄想不牛氣都難。在政治上韓侂胄最大的手筆,就是整倒了一批以宰相趙汝愚為代表的理學人物,極大地打擊和削弱了自己的政治敵對勢力。

辛棄疾之流本是韓侂胄重點打擊的對象,為什么又突然得到起用,并授予如此重要的職位呢?原來此時韓侂胄的靠山憲圣太后和皇后韓氏先后死去,后臺倒了,韓侂胄雖然依然大權在握,但他心里開始有了一種隱隱的不安。有人勸他別把理學人物打得太狠,做得太絕,他們不僅人才輩出,而且勢力根深蒂固,誰能保證他們不會東山再起呢?為了給自己留條后路,韓侂胄放松了對于理學的禁令,并起用了像辛棄疾這樣一批和理學關系比較深的人,本意是收買人心,改善一下群眾基礎。

照理說重新走上領導崗位,即使官位不低,辛棄疾也斷不至于到要屈膝拍權貴馬屁的程度,因為以他的性格,從來未曾把榮華富貴當回事。公元1193年,他在杭州城里當太府少卿,這個官位是從四品,相當于現在的副部級待遇,他都想辭官不干了,急得他兒子直做他的工作,說您老就是要退,也得先給家里買點房產、田地,以維持日后的生計吧,我們可都指著您吃飯呢。辛棄疾一聽就生氣了,專門寫了首詞《最高樓》教育兒子:“吾哀矣,須富貴何時?富貴是危機。”

對辛棄疾而言,雖然不把榮華富貴放在眼里,但他有一個欲望始終沒有實現,那就是年輕時就立下的“驅除韃虜,恢復中原”的雄心壯志,這是他一輩子都在不懈追求的人生理想,現在他已經六十多歲,烈士暮年,時日無多,他多么想再獲得一個實現自己理想的機會啊,故而向貴戚有所祈求,向權勢有所期待。

其實欲望沒有高尚與卑劣之分,再正當、再光明的目的,也是一種私心。在欲望面前,誰都難免低下高貴的頭顱,堪稱英雄的辛棄疾也不例外。只不過,知道了他拍馬屁的動機和背景,雖然詩寫得有些肉麻,但其情可諒,其志可嘆,依然使我們不失一份尊敬。

開禧三年(公元1207年)九月初十,久臥病床的辛棄疾忽然睜開了眼睛,大喊了幾聲:“殺賊!殺賊!殺賊啊!”之后,便在悲憤中溘然長逝了。他一生都以戎馬疆場、殺敵報國作為自己的最高理想,可殘酷的現實最終留給他的卻只是遺憾。不過,辛棄疾留給我們的,卻是高山仰止的背影,千百年來讓我們仰慕不已。

偽內容

辛棄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字幼安,號稼軒,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(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)人。南宋豪邁派詞人、將領,有“詞中之龍”之稱。與蘇軾合稱“蘇辛”,與李清照并稱“濟南二安”。

辛棄疾生于金國,少年抗金歸宋,曾任江西撫慰使、福建撫慰使等職。著有《美芹十論》與《九議》,條陳戰守之策。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分歧,后被彈劾落職,退隱山居。開禧北伐前后,接踵被升引為紹興知府、鎮江知府、樞密都承旨等職。開禧三年(1207年),辛棄疾病逝,享年六十八歲。后追贈少師,謚號“忠敏”。

辛棄疾一生以規復為志,以功業自許,但是運氣多舛,備受傾軋,壯志難酬。

辛棄疾不為人知的一面:在我們的印象中,知名愛國詞人辛棄疾是個“文能提筆安世界,武能上馬定天地”的人物,一是能寫詩,“想昔時,英姿英才,氣吞萬里如虎”,被譽為豪邁派的開山祖師;二是能接觸,“壯歲旗子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”。用當代的說話來講,他是武將當中寫詩最好的,也是墨客當中最能接觸的,是個“跨界”的雙料冠軍,以致清朝文學批評家陳世焜驚呼:“真詞壇飛將軍也!”實在除了這些,辛棄疾另有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。

擔當苛吏的惡名

淳熙八年冬季,辛棄疾由江西撫慰使改任浙西提刑,還沒有走立地任,就遭到了監察御史王藺的彈劾,“臺臣王藺,劾其用錢如泥沙,殺人如草芥”,意義是他用起錢來就像用泥沙,殺起人來就像割草。由此,辛棄疾有了苛吏的名聲,還沒來得及去上任,就被撤消了統統職務。

辛棄疾給人留下冷淡的印象實在不希奇,他年青的時間,在北方義兵中曾單人獨騎殺了偷竊義兵大印的僧人義端。厥后,又有過帶領五十騎突襲金謀生擒叛徒張安國的豪舉,這足以證實他是一個勇于脫手殺人的狠腳色。但實在的環境又若何呢?

究竟上,辛棄疾對平凡老庶民刻薄,對部屬仕宦嚴酷。他曾銜命安定南邊的茶商兵變,在給宋孝宗的呈報《論響馬札子》中,提要契領地指出:“野外之民,郡以剝削害之,縣以科率害之,吏以取乞害之,豪民大姓以吞并害之,而又響馬以剽殺攘奪害之。臣以謂,不去為盜,將安之呼,正謂是耳。”意義是說,這些耕田的老庶民,州郡一級的官員用過分的征收錢糧來害他們;縣一級的官員呢,用征購種種款式的物質來害他們;底下的做事職員用種種名義索、拿、卡、要來害他們;田主豪強用吞并田產來害他們;而響馬又用擄掠和掠取來害他們,老庶民不去當響馬又能往那里去呢?

辛棄疾熟悉到真正該嚴酷治理的是各級仕宦,而不是布衣庶民。這成了他的在朝理念和措置處分政務的動身點。據《真西山集》記錄,辛棄疾“歷嚴肅,輕以文法繩下,仕宦惴栗,惟恐奉教條,不逮得遣”。就是說,他對底下的仕宦特別非常嚴肅,動不動就敵部下舉行司法窮究,那些官員都嚇得聞風喪膽,恐怕恪守教條不到位而被責備。

相反,他對庶民卻特別非常刻薄、關懷。樓鑰所著的《攻愧集》中說,“比居外臺,讞議從厚,閩人戶知之”。意義是辛棄疾在做福建提點刑獄時,給罪人判罪服從的是刻薄的準繩。這件事,福建人家家戶戶都曉得。有一次,他派一個叫傅高聲的官員到下轄的一個縣里,去復審縲紲中的階下囚。傅高聲到了阿誰縣以后,經由細致的考核,開釋了五十多小我,只留下十多人。這么多的案子被昭雪,讓阿誰縣令臉上火辣辣的,因而謝絕款待傅高聲,連飯也不論了。辛棄疾據說后,親身對這些案件舉行考核,末了全體遵照了傅高聲的措置處分看法。

辛棄疾以是被人污以苛吏的名聲,首要照樣他不肯與事先的政界與世浮沉。在給天子的上書中,辛棄疾本身都說:“臣終生剛拙自負,年來不為世人所容,顧恐言未脫口而禍不旋踵。”由于“剛拙自負”的性情,他敢說敢做,不肯意逢迎他人,為了求得奇跡的樂成,他能夠落拓不羈,加倍不剖析種種百般的潛規矩。因而,他和庸碌激進的南宋政界風尚之間的抵觸辯論就弗成幸免了。不外這統統放在本日,卻分外讓我們恨之入骨。

曾有拍馬的懷疑

公元1203年,在家失業9年,曾經年屆64歲的辛棄疾,倏忽接到了朝廷錄用他為紹興知府兼浙東撫慰使的關照,這讓他大感不測。欣喜之余,他揮毫寫了一首《六州歌頭》,個中寫道:“千載傳忠獻,兩定策,紀功臣。孫又子,方言笑,整天地。”恰是這首詩,使辛棄疾留下了捧臭腳的懷疑。

詩是寫給韓侂胄的。前三句“千載傳忠獻,兩定策,紀功臣”,歌詠的是韓侂胄的曾祖父、北宋名臣韓琦,他曾幫助英宗、神宗兩任天子登上皇位,立下了不朽功勞。后三句“孫又子,方言笑,整天地”,則間接稱譽韓侂胄,說他言笑之間,就整理天地,把世界大事措置處分好了。韓侂胄何許人也,值得辛棄疾大捧臭腳?

韓侂胄是南宋寧宗時代最炙手可熱的權臣,這人靠與趙宋皇室之間的裙帶干系發財,走的是外戚線路。寧宗的曾祖母憲圣太后是韓侂胄的姨母,這位老太后雖在幕后,倒是事先的氣力派人物。寧宗的皇后韓氏,是韓侂胄的侄女,“枕頭風”一直很硬。有了如斯倔強的背景,韓侂胄想不牛氣都難。在政治上韓侂胄最大的手筆,就是整倒了一批以宰相趙汝愚為代表的理學人物,極大地襲擊和減弱了本身的政治敵對勢力。

辛棄疾之流本是韓侂胄重點襲擊的工具,為甚么又倏忽獲得升引,并授與如斯緊張的職位呢?本來此時韓侂胄的背景憲圣太后和皇后韓氏前后死去,背景倒了,韓侂胄固然依舊大權獨攬,但貳內心最先有了一種隱約的不安。有人勸他別把理學人物打得太狠,做得太絕,他們不但人材輩出,并且勢力根深蒂固,誰能包管他們不會死灰復然呢?為了給本身留條后路,韓侂胄放松了對付理學的禁令,并升引了像辛棄疾如許一批和理學干系比擬深的人,本意是拉攏民氣,改良一下大眾基本。

照理說從新走上引導崗亭,縱然官位不低,辛棄疾也斷不至于到要屈膝拍顯貴馬屁的水平,由于以他的性情,歷來不曾把繁華繁華當回事。公元1193年,他在杭州城里當太府少卿,這個官位是從四品,相稱于目前的副部級報酬,他都想去官不干了,急得他兒子直做他的事情,說您老就是要退,也得先給家里買點房產、境地,以保持往后的生存吧,我們可都指著您用飯呢。辛棄疾一聽就朝氣了,特地寫了首詞《最高樓》教導兒子:“吾哀矣,須繁華甚么時候?繁華是危急。”

對辛棄疾而言,固然不把繁華繁華放在眼里,但他有一個愿望一直沒有完成,那就是年青時就立下的“驅除韃虜,規復華夏”的大志壯志,這是他一生都在不懈尋求的人生抱負,目前他曾經六十多歲,義士老年,光陰無多,他何等想再獲得一個完成本身抱負的機遇啊,故而向貴戚有所乞求,向勢力有所等候。

實在愿望沒有高貴與拙劣之分,再合法、再灼爍的目標,也是一種私心。在愿望眼前,誰都不免低下尊貴的頭顱,可謂好漢的辛棄疾也不破例。只不外,曉得了他捧臭腳的效果和配景,固然詩寫得有些肉麻,但其情可諒,其志可嘆,依舊使我們不失一份尊重。

開禧三年(公元1207年)玄月初十,久臥病床的辛棄疾溘然展開了眼睛,大呼了幾聲:“殺賊!殺賊!殺賊啊!”以后,便在悲忿中溘然長眠了。他一生都以兵馬戰場、殺敵報國作為本身的最高抱負,可殘暴的實際終究留給他的卻只是遺憾。不外,辛棄疾留給我們的,倒是高山仰止的背影,千百年來讓我們敬慕不已。

香港六合彩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