偽原創結果 與原文相似度:83.95%  

原內容

1955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實行了軍銜制。在中南海懷仁堂,毛澤東授予朱德等十人元帥軍銜;周恩來授予粟裕等十人大將軍銜,黃克誠是十大將之一。

黃克誠少年老相,二十多歲的人就像三四十歲,身體還比較虛弱,所以被大家稱之為“黃老”。黃克誠愛提意見,敢講真話,常和上級唱反調,因此老被降職,比李云龍的三起三落多多了。

1930年,時任紅三軍團紅5軍第3縱隊第2支隊政委的黃克誠,因反對“立三路線”被撤銷了擔任縱隊政委的任命,被調到紅8軍擔任團長。

1931年,因抵制打“AB團”,紅三軍團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又以調動工作為名撤銷了他紅3師政委的職務,并由肅反委員會逮捕,準備處死,后來被彭德懷救了。

1932年,紅三軍團圍攻贛州,黃克誠認為不可,但未被采納。后來國民黨軍實施反撲,在未接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,黃克誠率部及時轉移脫離了險境。

戰后黃克誠雖因保存了部隊而未被追究,但到了10月,紅三軍團召開了廣昌會議,黃克誠又被撤銷了復任的紅3師政委職務。

1935年2月,紅軍二渡赤水再占遵義后,黃克誠又提議盡量避免與敵人打硬仗等,結果被上級懷疑缺乏信心,被撤銷了紅三軍團紅10團政委職務,當了偵察科長。

過草地期間,黃克誠又提出了反對意見,結果又被認為不可靠,原擬任命黃克誠為紅三軍團第2縱隊政治部組織部長,也改為任第2縱隊軍事裁判所所長。

在曹甸戰役中,劉少奇要打,黃克誠不建議打,結果真打成“斃敵一千自損八百”的消耗仗。戰后,劉少奇認為失利原因是黃克誠作戰消極,便以中原局的名義致電中央,建議撤銷黃克誠第5縱隊司令員的職務,保留其政委職務。

在“保衛鹽城”的時候,黃克誠則認為敵強我弱,不宜正面與敵硬頂,應該跳出敵人的包圍圈。劉少奇、陳毅堅持要打,黃克誠只好執行命令,結果傷亡很大。

黃克誠再次向華中局和軍部建議,劉少奇和陳毅仍然不聽,為了革命大局,黃克誠毅然越級報告,將自己的意見直接電告延安中央軍委。

在毛主席的干預下,劉少奇、陳毅不得不主動撤出了鹽城。黃克誠雖然又說對了,但在阜寧召開的干部會議,又遭到了批評,并強令他在干部會議上作檢討。

比如抗戰勝利后,黃克誠去電延安,建議派十萬人去東北發展根據地;毛主席要打四平保衛戰的時候,他再次致長電給中央,建議今后的作戰方針不能死守城市,應以消滅敵人為主,應避免被動的守城戰,爭取主動的殲敵。

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,據說毛澤東一接到黃克誠的電報便感嘆:“又是這個黃老!”是褒是貶,大鵬到現在還沒不弄明白。

偽內容

1955年,中國國民束縛軍第一次實行了軍銜制。在中南海懷仁堂,毛澤東授與朱德等十人元帥軍銜;周恩來授與粟裕等十人上將軍銜,黃克誠是十上將之一。

黃克誠少年邁相,二十多歲的人就像三四十歲,身材還比擬衰弱,以是被人人稱之為“黃老”。黃克誠愛提看法,敢講實話,常和下級唱反調,是以老被降職,比李云龍的三起三落多多了。

1930年,時任紅全軍團紅5軍第3縱隊第2支隊政委的黃克誠,因否決“立三線路”被撤消了擔負縱隊政委的錄用,被調到紅8軍擔負團長。

1931年,因抵抗打“AB團”,紅全軍團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又以調開事情為名撤消了他紅3師政委的職務,并由肅反委員會拘系,預備正法,厥后被彭德懷救了。

1932年,紅全軍團圍攻贛州,黃克誠以為弗成,但未被采取。厥后國民黨軍實行反攻,在未接到下級敕令的環境下,黃克誠率部實時轉移離開了險境。

戰后黃克誠雖因保管了軍隊而未被窮究,但到了10月,紅全軍團召開了廣昌集會,黃克誠又被撤消了復任的紅3師政委職務。

1935年2月,赤軍二渡赤水再占遵義后,黃克誠又發起盡可能幸免與仇人打硬仗等,效果被下級疑惑缺少信念,被撤消了紅全軍團紅10團政委職務,當了偵探科長。

過草地時代,黃克誠又提出了否決看法,效果又被以為弗成靠,原擬錄用黃克誠為紅全軍團第2縱隊政治部構造部長,也改成任第2縱隊軍事裁判所所長。

在曹甸戰斗中,劉少奇要打,黃克誠不發起打,效果然打成“斃敵一千自損八百”的耗費仗。戰后,劉少奇以為敗北緣由是黃克誠作戰悲觀,便以華夏局的名義致電中心,發起撤消黃克誠第5縱隊司令員的職務,保存其政委職務。

在“守衛鹽城”的時間,黃克誠則以為敵強我弱,不宜正面與敵硬頂,應當跳出仇人的籠罩圈。劉少奇、陳毅保持要打,黃克誠只好履行敕令,效果傷亡很大。

黃克誠再次向華中局和軍部發起,劉少奇和陳毅依然不聽,為了反動大局,黃克誠決然越級呈報,將本身的看法間接電告延安中心軍委。

在毛主席的干涉干與下,劉少奇、陳毅不能不自動撤出了鹽城。黃克誠固然又說對了,但在阜寧召開的干部集會,又遭到了批駁,并強令他在干部集會上作反省。

比方抗戰成功后,黃克誠去電延安,發起派十萬人去東北進展依據地;毛主席要打四平守衛戰的時間,他再次致長電給中心,發起往后的作戰目標不克不及死守鄉村,應以祛除敵工資主,應幸免被動的守城戰,爭奪自動的殲敵。

近似的事變另有良多,聽說毛澤東一接到黃克誠的電報便嘆息:“又是這個黃老!”是褒是貶,大鵬到目前還沒不弄邃曉。

香港六合彩书籍